Posts in 歷史
有記「名」茶

#有記名茶 
#名 : 出名、有名、聲譽
#茗 :現指茶


有記為店號,非有其人,
聽過就不會忘
來過就不會忘
喝過就不會忘
名茶意指有名、有特色的茶

#我們不叫有記茗茶
#我們不叫有記茶茶 
#我們叫有記名茶 
#有記
#wangtea 
#大稻埕
#台北
#茶加工轉運的重鎮
#南北翻轉重要的轉捩點

 

同步刊登於 

http://shop.wangtea.com.tw/news/detail/20180616wangteahistory

有記名茶
[問與答] 大稻埕的茶到底特別在哪裡?

收到客人來信詢問,其中一提的問題分享給大家。

  • 臺北其他地方也有產茶,大稻埕是否有獨特之處?

大稻埕保有的是「精製茶」的技術,大稻埕從來不種茶,是做後段的精製(製造的製非精緻,請注意)加工,早期茶農做好的茶葉一定要交到大稻埕精製廠,加工完之後才可以販售或出口,精製廠是讓茶葉能有足夠的產量、達到品質的穩定性、透過職人的烘焙與拼配(請參考以下或網站)做出自己的特色。此工藝用現在大家比較可以理解的如同,我們是咖啡師,買到一批生豆,咖啡師決定要做到何種程度的烘焙,與如何做出有自己特色的義式調和豆,或著是像威士忌、香檳、葡萄酒一模一樣的技術層面在裡面,大家都可以接受與了解外來的飲品有相同的技術,卻沒辦法理解台灣茶的工藝,其實是滿可惜的;如果沒記錯即使大家常說的單一純麥威士忌,也是調和過的,只是麥的種類是同一類,這都是大家對blending普遍的誤解。重點就是做出有自己品牌的特色,做出有記名茶想要給客人的一個口感跟味道,所以今天有記名茶出產的茶葉,上面寫的是有記名茶的高山烏龍、文山包種等,雖然茶葉都是台灣各地來的,但是我們不「強調」產地、品種、季節、海拔,因為這就是有記名茶的茶,我們做的是品牌!

什麼是拼配?

拼配也是有記名茶專業的知識,主要讓茶葉的品質穩定與有足夠的量可以提供給有記名茶的消費者。在茶葉一到有記名茶的時候,我們會先鑑定與了解每批茶葉的等級與特性,品質好壞到什麼程度,偏重香氣或是韻味,當我們知道鑑定之後,才能決定如何將同樣品質的茶葉做拼配,取A茶的香、取B茶的水,讓有記的茶,有香氣也有韻味。量的部分,由於台灣的茶農茶園面積都不大,有記名茶一次的需求量大於一家茶農可以提供,所以必須要仰賴不同的茶農才有足夠穩定的品質和量提供給消費者。所以有記才能一年四季都可以有穩定的供貨。例如:咖啡的調和豆、世界大酒莊的葡萄酒都有用到拼配的手法,咖啡師、釀酒師想要呈現最好的一面給消費者,呈現出獨家的特色與風味,這是必經的過程。精製廠透過烘焙與拼配才可以走出自己的品牌,有記名茶的茶葉有從坪林或是中部山區嚴選而取得,但是經過有記名茶精製後,呈現出來的就是有記的味道,當您去到坪林或是中部是絕對找不到的。拼配絕非仿間所言混茶,混茶是在於今天對茶葉專業的知識不足,不了解每樣茶的特性而去混合,跟拼配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切勿被混淆與誤導。

把茶做到最好,是一直以來的宗旨

<理性飲酒> 

<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

Ewkee

Ew Kee,來自於早期的品牌名稱「王有記茶行」,但這中間的關聯性到底在哪?讓我們看下去。

早期有記名茶以外銷為主,因為外銷時需要有英文品牌名稱(不然外國人哪看得懂?這是國際化的一種表徵),有記名茶第三代-王澄清先生,來自於福建安溪,說著是閩南話,所以當初請人翻譯的時候,以口說的方式,請人音譯「王有記茶行」,音譯先生就直譯出: Ong Ew Kee Tea Hong ,而有記也用 Ong Ew Kee Tea Hong,走跳國際江湖超過一甲子的時間,在當時,佔了泰國茶葉市場一半以上,至今都還有一小間店面在曼谷的中國城裡。目前台北大稻埕有記名茶股份有限公司的英文名稱為 Taipei Wangtea Enterprise Co., Ltd.,一家可以代表台北歷史與文化的百年老店。

在規劃新的包裝設計時,決定要讓Ewkee 重現江湖,再度擦亮金字招牌,也期許當有記在台灣的腳步站穩之後,能再次重返國際的市場。近幾年,國、內外的茶葉市場又再度蓬勃發展起來,以整個國際市場來看,紅茶還是屬於最大宗的品項,單就台灣而言,還是習慣飲用烏龍茶(半發酵茶)為主,烏龍茶不僅僅是台灣的特色,也同時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拜珍珠奶茶、罐裝茶飲料的興盛,讓台灣茶的名聲享譽國際,雖然有記目前沒有再供應國際的茶批發市場,但在零售方面,也是有所收穫。

除了早期的招牌之外,也融入早期外銷時所用的嘜頭的概念,何謂嘜頭?嘜頭類似mark,像模板一樣。一開始在外銷時,茶葉是用紙包裝起來(四兩包並無防潮之功用),裝茶的箱子內層是用木頭釘起來的,外層再用篾片編織成防護罩(竹子編織而成),目的是為了防潮,能吸收船運時海上的濕氣與水氣,進而保持茶葉的乾燥,而竹編的箱子並不像是紙箱可以做印刷,所以我們會請人打好嘜頭,放到箱子上,一個一個刷上去,一邊刷有記,一邊刷對方的店號(像是To and From),旁邊再刷上品名、重量等資訊,在製作嘜頭時,為了保持字的完整性,會有「斷點」出現,沒有這些的斷點,就變成鏤空的字體不易辨識,造就了其特殊性與歷史意義。

 

IMG_0530.JPG
[歷史]茶葉外交

最近在經濟日報上讀到一篇報導,關於航空產業的,提到因為交易採購金額非常大,所以這樣的國際大型採購案和國與國之間的外交會有相關聯性,有時候不單單只是表面上的需求,還有政治的意涵在裡面。

記得老一輩提過當年台茶在外銷的時候,佔出口總值一半以上,相當於現在的科技產業;而茶商的地位,等同於報導中航空業現在的地位,「喬」事情會透過茶商貿易的關係,去搓合一些「檯面下」的事情,也有因為沒有邦交國的關係,所以透過民間的管道,讓「不能說的秘密」可以順利的進行。

茶葉經過一段蕭條的時間,最近十幾年又重回到整國際市場上的主流,現在時常有外交部、交通部觀光局會帶外賓來參訪有記名茶,我們會用英文導覽解說,讓外國人可以對台灣茶的歷史、文化、製作、分類上有更近一步的了解,茶不單單只是品而已,也是人與人交流的一個溝通媒介,有時候重點放在過程多過於結果,透過這樣的交流,傳達彼此更深沈的意念與想法,這也算是茶葉外交的一種吧!

Read an article on a news paper, 經濟日報, which was talking about aviation industry, saying that the numbers in the deal were enormous so sometimes the international purchasing is not only trading purpose but also diplomatic concerns.

The older generation has talked about how good the Taiwan tea industry was back then, which was more than 50% of exportation value, equal to the technology industry now. The value of tea business men was like the aviation industry now. Can you even imagine that? The government would try to "make things right" through the tea business men because "the things" should be under table and sometimes often because Taiwan did not have the relationship with those countries. It was easier for the governments to cooperate with each other through NGO. 

There was a down time for the tea business in Taiwan but we can proudly saying that tea is back on track now recently. Th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he Tourism Bureau of Taiwan would bring some guests to Taipei WangTea (有記名茶), and we are always introducing the tea history, culture, process, and categorizing to them so that those guests could know more about us. Tea is not just for drinking but also a way to communicate with each others. Moreover, sometimes the communication while brewing tea is more important than the cup of tea we drink. It is kind of "Tea diplomacy."

2016/12/14 經濟日報&nbsp;

2016/12/14 經濟日報 

牛排與茶葉

近幾年來,由於飲料廣告的關係,

越來越多人知道所謂的“ 初製 ”過程,如採摘、發酵、殺菁、揉捻等等,

不過大家漸漸忘記” 精製 “ 在茶葉的製作過程中也是很重要的一環,

在早期,茶農做好茶葉一定要交至於精製廠加工,才可以販售。

大家可以回想一下,老一輩的人喝茶是不是沒有胃痛的問題?

從早喝到晚的狀況下,如果茶葉真的傷胃,那在當時,胃的疾病應該可以登上榜首,

一直到民國71年,政府廢止“台灣製茶業管理規則”,有些人喝茶農自售的生茶或是毛茶(未精製加工過的茶),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才出現了“喝茶傷胃”的說法。

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為什麼精製茶也是不可忽略的一個環節,

牛排,相信多數人都有吃過,沒吃過的可能也有聽說過,

養牛的環境,像是喝的水、吃的草、甚至是穀物、聽的音樂重不重要?重要

生的牛肉可以吃嗎?可以,但是吃多了可能會生病

但是挑選牛肉以及料理牛排的廚師重不重要?也很重要。

如果今天廚師切肉紋理切錯方向,

同樣部位的牛肉,到不同廚師手上,

結果呈現的就不一樣的東西,

烘烤的時候熟度沒有掌握好,3分熟變成5分熟,

或是使用的器具、方法不對,

即使等級再高的和牛、美國牛、澳洲牛,也變得不好吃了。

但是,也不是說如果料理的好,choice 等級吃起來會像 kobe,

同理,

茶葉的生長環境,例如:水、土壤、氣候、天氣等,茶農製作的功法,重不重要?重要

生茶可不可以喝?可以,但是比較刺激,會造成胃酸過多、胃痛等問題,尤其是對胃不好的人來說更是明顯

所以精製廠的專業就來了,

好的精製廠就像是好的廚師,

幫消費者挑選好品質的茶葉,先幫消費者把關,

再來就是以獨門的技術,烘出屬於自己的味道,

在烘焙的同時,由於分子結構的改變,

使泡出來茶湯轉變的更甘甜,不傷胃。

精製過的茶葉,更耐泡,

可以讓消費者儲存更長的時間,

也比較不容易變質,

所以不是說精製過的茶葉就會變貴,

也不是說把低品質的茶葉精製過後會變成高等級的茶,

這都不是正確的觀念。

所以說,茶葉的完整製作流程,

並不是只有初製的過程,還是必需要經過精製,

兩者缺一不可。

再述台灣三個主要茶產業公會

源、緣、圓

─系出同源的台灣三個主要茶產業公會

目前台灣茶業界有三個最具歷史的公會組織,因為其會員多有重疊,常讓關心者產生混淆,茲簡述其成立背景與歷史緣由。

  • 台北市茶商業同業公會〈簡稱「茶商公會」〉:

前身是成立於1889年劉銘傳時期的「茶郊永和興」,其後歷經日本與國民政府統治,因應法令的更迭,數度更名。

1898年「台北茶商公會」:根據台灣總督府茶業取締規則改組。

1915年「同業組合台北茶商公會」:依據總督府「台灣重要物產同業組合法」重新設立。

1937年「同業組合台灣茶商公會」:因組合成員擴大〈包括新竹州〉改組。

1944年「台灣茶商公會」:總督府撤銷台灣重要物產同業組合法,刪去「同業組合」四字。

1945年「台灣省茶葉商業同業公會」〈簡稱「省公會」〉:日本戰敗離台,「台灣茶商公會」依據「中華民國人民團體組織法」改組,除茶葉檢查工作於1946年改由農林處辦理外,其餘會務依舊。

1949年「台北市茶商業同業公會」:「省公會」屬省級公會,會員必須是縣市級同業公會,公司行號不得直接參加,於是在1949年2月5日下午一時「省公會」在台北市蓬萊閣(今台北市南京西路163號,該經營權屬錦記茶行陳天來家族)召開會員大會宣布改組,緊接著三時由該會設籍台北市的近百位主要會員聯合台北市其它茶商共159位,召開「台北市茶商業同業公會」成立大會,由原「省公會」理事長陳清汾當選第一屆理事長,並繼承「省公會」全部財產。1967台北市改制為直轄市,由劉明德當選第一屆理事長。

  • 台灣區茶輸出業同業公會〈簡稱「輸出公會」〉:

因「台灣省茶葉商業同業公會聯合會」會員屬性是包括粗製茶、精製茶及出口茶商的人民團體,該聯合會遲遲無法設立,而茶產業是當時重要外銷創匯產業,為了「維持同業之共同利益、矯正弊害藉以增進本省茶業之外銷」,同時也必須要有一個針對結匯、稅捐、打包貸款等事項和中央對口的公會,到1951年初由領有貿易登記證照的陳清汾等34位外銷茶商〈主要為「茶商公會」會員〉發起,根據當時「非常時期人民團體組織法」向台灣省社會處申請成立「台灣區茶輸出業同業公會」。同年10月9日,在台北市蓬萊閣召開「輸出公會」成立大會,同時推舉陳清汾為第一屆理事長,辦公地址和「茶商公會」一樣。原來的「省公會」於1952年1月23日正式辦理撤銷登記。.

  • 台灣區製茶工業同業公會〈簡稱「製茶公會」〉:

根據1950年台灣省政府頒布的製茶管理規則,當時製茶業者必須向農林廳申請「製茶工廠許可證」。1954年由台北、桃園、新竹、苗栗等11家有製茶工廠許可證的同業發起成立「台灣區製茶工業同業公會」,納入各縣市製茶工廠為會員,期發揮同業力量,圖謀製茶工業之發展。該會借用台北市南京西路275號「金記商行」〈該行負責人邵宗興也是「輸出公會」發起人〉為籌備處,同年4月1日由全省領有製茶工廠執照的256家製茶廠假台北市蓬萊閣召開「台灣區製茶工業同業公會」成立大會,推舉台灣永光產業公司大坪製茶工廠張芳燮為第一屆理事長。

以上三個公會,「茶商公會」的成立時間早於「輸出公會」及「製茶公會」,當時只要領有製茶工廠許可執照的台北市出口茶商,幾乎都同時加入三個茶公會為會員。

由於台灣茶產業環境的的變革,由早期的外銷導向,到1970年代起內銷市場的蓬勃發展,台灣區茶輸出業同業公會會員逐漸凋零,到創會47年後的1998年僅存22位,同時因本身沒有資產,借用「茶商公會」會址辦公。當年「茶商公會」新任理事長王連源,為服務該會會員爭取最大商機,延續台茶出口命脈,並因應當時市場環境,建議兩公會通過議案,把「茶商公會」所有會員,包裹加入「輸出公會」〈按照目前法令,任何公司行號都可自行直接出口,所以會員資格符合輸出公會章程〉,至此確立由「茶商公會」主導「輸出公會」;並通過議案要把「輸出公會」改為「輸出入公會」,以因應市場現實的產銷秩序〈該案因政府法令,暫未實施〉。至2011年為止,「輸出公會」會員因會籍包括全台茶商,已擴張到101位,其中84位同時也是「茶商公會」會員。

「製茶公會」也因為製茶管理規則的廢除,到1988年全省擁有製茶廠執照的會員只剩77位,當時黃正敏理事長建議在製茶公會下設立「茶葉產製銷業者聯誼會」(聯誼會員可參加公會活動但沒選舉權),容納小型茶廠及茶業相關公司行號加入組織,以集思廣益,發揮較大業界力量。到2011年為止,「製茶公會」有選舉權的正式會員有63家,聯誼會員有170多家。

今年欣逢「茶商公會」新理監事團隊成立,新任理事長王敏超同時敦聘「製茶公會」前任理事長黃正敏、李勝進及「茶商公會」與「輸出公會」前任理事長王連源、王端鎧為顧問,期盼整合台灣歷史最悠久的三個產業公會所有會員的力量,與「製茶公會」理事長許正清、「輸出公會」理事長高毅芳攜手合作、同心協力,對內服務同業會員、對外給政府提供產業政策建言,為台灣茶產業的未來打開新的契機。

王連源

參考資料:台北市茶商業同業公會會史(徐英祥、許賢瑤著),台灣製茶工業同業公會五十年來發展(製茶公會出版),國史館台灣文獻館數位典藏檔案。

茶友

週六傍晚,來了一位去國多年老客人,送來一把他親自提筆書寫的扇子,上書「不風不雨正清和,翠竹亭亭好節柯。最愛晚涼佳客至,一壺新茗泡松蘿。」美景、佳茗、好友如詩如畫的場景,盡在扇葉上。

揚州八怪之一鄭板橋,名燮,字克柔,號板橋,江蘇興化人,生性淡泊,詩文畫作中多有和茶相關的佳句美景,如「掃來竹葉烹茶葉,劈碎松根煮菜根。」「汲來江水烹新茗,買盡青山當畫屏。」清恬淡薄,不忮不求。喝茶的最高意境與感動,何止在味香韻甘。

詩中所提「松蘿茶」,工藝創自明初,原產自安徽休宁的松蘿山。採摘一芽一葉或二葉,先攤放,揀去枝梗,待青氣散失,葉片變軟,再入鍋殺菁,炒揉併行,最後用90℃毛火初烘,攤涼一小時左右再用60℃左右足火烘乾。茶乾特色:條索緊結,色澤鮮綠,滋味濃厚,略帶橄欖香。今天炒菁綠茶工藝就是源自松蘿茶製法。(2011.6.14)

台灣主要茶公會的組織

目前台灣茶業界有三個最具歷史的公會組織,因為其會員多有重疊,常讓關心者產生混淆,茲簡述其成立背景與歷史緣由。

  1. 台北市茶商業同業公會:前身是成立於1889年劉銘傳時期的「茶郊永和興」,其後歷經日本統治與國民政府遷台,為配合政府變革與法令更迭,經過數度更名為:1898年的台北茶商公會,1915年的同業組合台北茶商公會,1937年的同業組合台灣茶商公會,1944年的台灣茶商公會,1945年的台灣省茶商業同業公會,到1949年2月5日成立台北市茶商業同業公會,前後歷經122年。早期台灣茶以出口為主,外銷茶商多聚集在台北市大稻埕附近,在1949年政府遷台時,按照法令,省級公會會員限各縣市級公會,所以當時台灣省茶葉商業同業公會會員(多數為設籍台北市茶商)就在台北市蓬萊閣(今台北市南京西路163號地址,該經營權屬錦記茶行陳天來家族)召開台北市茶商業同業公會成立大會,由錦記茶行陳清汾當選第一屆理事長,後來並通過決議把台灣省茶葉商業同業公會財產撥交市商公會。
  2. 台灣區茶輸出業同業公會:於1951年10月9日,由當時主要台北市茶商業同業公會會員(因當時成員性質多為茶輸出業)在台北市蓬萊閣召開成立大會,並擴大會員組織為全省輸出業茶商,推舉陳清汾為第一屆理事長。原來的台灣省茶商業同業公會於1952年1月23日辦理撤銷。
  3. 台灣區製茶工業同業公會:1954年4月1日由全省領有製茶工廠執照的256家茶廠假蓬萊閣召開成立大會,推舉台灣永光產業公司大坪製茶工廠張芳爕為第一屆理事長。

以上三個公會,台北市茶商業同業公會的成立時間早於台灣區茶輸出業同業公會及台灣區製茶工業同業公會,當時只要領有製茶工廠許可執照的出口茶商,幾乎都同時加入三個茶公會為會員。

由於台灣茶產業環境的的變革,由早期的外銷導向,到1970年代起內銷市場的蓬勃發展,台灣區茶輸出業同業公會會員逐漸凋零,到創會47年後的1998年僅存22位,同時因本身沒有資產,借用台北市茶商業同業公會會址辦公,當年台北市茶商業同業公會新任理事長王連源,為服務台北市茶商業同業公會會員,爭取會員最大商機,延續台茶出口組織命脈,並因應當時市場環境,建議兩公會通過議案,把台北市茶商業同業公會所有會員,包裹加入台灣區茶輸出業同業公會〈按照目前法令,任何公司行號都可自行直接出口,所以會員資格符合輸出公會章程〉,至此確立由台北市茶商業同業公會主導台灣區茶輸出業同業公會,並通過議案要把台灣區茶輸出業同業公會改為輸出入公會,以因應市場現實的產銷秩序〈該案因政府法令,暫未實施〉。目前為止台灣區茶輸出業同業公會會員因會籍包括全台灣茶商已擴張到101位,其中84位同時也是台北市茶商公會會員。

台灣區製茶工業同業公會也因為製茶管理規則的廢除,到1988年全省擁有製茶廠執照的會員只剩77位,當時黃正敏理事長建議在製茶公會下設立「茶葉產製銷業者聯誼會」(聯誼會員可參加公會活動但沒選舉權),容納小型茶廠及茶業相關公司行號加入組織,以集思廣益,發揮較大業界力量。

今年欣逢台北市茶商業同業公會新理監事團隊成立,新任理事長王敏超同時敦聘製茶公會前任理事長黃正敏、李勝進及茶商公會與輸出公會前任理事長王連源、王端鎧為顧問,期盼整合台灣歷史最悠久的三個產業公會所有會員的力量,與製茶公會理事長許正清、輸出公會理事長高毅芳攜手合作、同心協力,對內服務同業會員、對外給政府提供產業政策建言,為台灣茶產業的未來打開新的契機。

王連源

參考資料:台北市茶商業同業公會會史(徐英祥、許賢瑤著),台灣製茶工業同業公會五十年來發展(製茶公會出版)

台灣茶業界,早期多數來自福建移民,又因台灣北部山區丘陵地氣候、環境適合種植茶葉,所產半發酵烏龍茶,品質特佳,清末日據初期來自福建安溪鄉民多數移入台灣北部近郊山區,以種茶維生。日據末期,來自安溪的移民,因適逢台茶崛起世界舞台,遷入人口多為以茶葉外銷貿易為主的茶商,和當時洋行共同扮演把台茶推向國際舞台,創造台灣外匯收入的角色。

目前大稻埕老茶商有來自福建安溪王氏宗親,其中一脈始祖追溯根源係開閩王審知公第二十世支脈之ㄧ『毅庵公』於1507年(明武宗正德二年)移入嶢陽梅板,開基立業,繁衍子孫多數以茶為生。

 毅庵公下傳四房,分為長房-世聰(號中適)、二房世明(號白山)、三房世睿(號平溪)、四房世智(號鳴泉)。自毅庵公派下十八世輩份字號分別為「世子中、爾克伯、任丈卿、超君臣、永景孝、友端明」,「明」字輩以下十八世輩份表已排出如後:「正典章、修義理、肅中規、尚文德、致遠猷、顯丕烈」。有記係三房平溪公後裔,該店號係由先祖第十四世敬輝公命名,十五世孝謹公開創於海外,十六世澄清公在台負責精製廠外銷,派下十七世兄弟同心協力開拓台茶內銷市場。目前第十七世「端」字輩、第十八世「明」字輩在海內外已逐漸接班就位。

為承先啟後,繼往開來,有記在台端字輩長房建立「清源」堂號,在大稻埕老茶廠設『清源堂』藝文會館,以緬懷先人篳路藍縷、創業維艱。同時盼望後代子孫,勿忘先人克勤克儉、腳踏實地、實實在在的家訓,俯仰無愧,堅守崗位,為家庭、為社會貢獻心力。

紅茶的起源與傳播

有一傳說,明末某年產茶季,有軍隊過境武夷山星村鎮桐木關,駐紮茶廠,臥睡茶菁,待軍隊開拔移出,茶菁變紅,老闆不捨,用松材烘乾,茶葉呈烏黑狀,對當時慣飲綠茶的村民實無法接受,於是到星村賤賣,該茶透過當時掌控海上貿易的荷蘭東印度公司輾轉銷往歐洲,其後再經過福建商人和英國東印度公司的行銷,紅茶以它沒有綠茶的苦澀和完全發酵便於運送保存的特性,深受英國皇室喜愛,英國人以飲下午茶養成彬彬君子風範。也因此,武夷正山小種紅茶以紅茶銷歐洲的始作俑者,帶著中國源遠流長的文化光芒,啟動西方人超越咖啡及可可的飲茶習慣,19世紀中葉印度開始大量種植紅茶,目前全世界飲用紅茶人口占所有茶類80%。由茶葉銷售所帶動的龐大經濟利益,也引發兩次英荷戰爭,和由美國波士頓茶黨揭開的美國獨立戰爭序幕。